联系我们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9:00-17:30
 联系方式
中国手机:18616501017
新西兰邮箱:3681588@Gmail.com
中国邮箱:3681588@3681588.com
中国座机:00862160956827
新西兰座机:006493681588

细思恐极:新西兰1分学校里什么颜色消失了?

 二维码 2361

【百伦移民留学天维网 3月20日 新西兰微财经 】家长朋友们,你们一般都关心富人区的9分、10分的中小学,你们有没有关心过那些穷人区1分的学校吗?

既然都生活在一个城市里,也带大家去所谓的1分学校看看吧——

Mangere East School
奥克兰南区Mangere East School,学校的网页标示是这样的,8个孩子中有3个brown的,表示种族融合平衡发展:


然而,真实的情况是什么呢?教育部的最新教育报告说,该校NZ/European Pakeha(欧裔白人)的比例实际只有2%,连印度裔学生还有4%。



Glen Taylor School
这是奥克兰中区的1分学校Glen Taylor School,学校的网页设计是这样,还算比较接近真实:


根据教育部的报告,白人学生比例:8%




Glen Innes
中区Glen Innes小学,网页设计的各种颜色的手也代表了各民族和谐融合:


但是根据教育部的报告,白人学生比例仅3%。等于全校200多学生里,只有6-7个白人同学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……




Favona School
奥克兰南区1分学校Favona School,学校的主页设计浓浓南太海岛味:


根据最新的教育部报告,该校的欧裔学生比例仅1%!这意味着全校400多学生里只有4个白人学生。



Otahuhu School
奥克兰南区1分学校Otahuhu小学,这是奥克兰一所很大的小学,上千学生。教育部给出的最新的报告中的数据,欧裔白人为1%,这么大的学校,1000多学生,根据这个比例也只有10-11个白人:




Pt England
奥克兰中区的Pt England小学,名字听上去很英国,但其实学校是这样的:


教育部报告中的学生族裔来源统计,白人学生比例为4%:



Pukekohe North School
Franklin区的Pukekohe North School,学校的大门设计像毛利会堂,



然后白人的比例,小到无法进入统计数据了,等于或接近零!



Kuro School
奥克兰南区Kuro School,学校的主页设计强调了南太传统文化:



这又是一个白人约等于零的学校!全校500多个学生,找不到NZ/European Pakeha的统计数据!



而且,这个学校太平洋岛裔超过了毛利,这又说明了什么,待会后面说。


现象层分析:

注意,上面的中小学全部是公立学校,连教会合营的都没有。小编只是从奥克兰1分学校里,随便抽了几个小学,却发现白人学生的比例惊人的低。

要知道,白人是新西兰的主要人种,尤其是我们奥克兰人口结构也很清楚:As at the 2013 New Zealand census, 59.3 percent of Aucklanders identified as of European ethnicity,白种人应该全市人口占59%,所以,这说明,他们已经逃了,而且逃得非常干净!

难道这是今天才发生的吗?不是,这个现象已经发生很久了,只是这几年越来越严重了。

但是谁有办法解决呢?没有,有的只是每年的一些抱怨!比如上周这个:“校长们对于低分学校缺少Pakeha(白人)感到担忧”——

在2000年的时候,1-5分的学校里,白人学生的比例为40%;而到了2016年,整个1-5分的学校里,白人学生的比例仅为24%,15年多里又跑掉了16%。

话说这个现象有一个***的名字:


White Flight在全世界各地都发生过,就是白人逃离一个地区,把整个地区留给有色人种。

在早期的美国,White Flight曾经引起了巨大的争议,其最大的被指责的地方就是种族主义和种族隔离。不过时过境迁,当今社会,种族主义成了人人唾弃的社会病,名目张胆的种族区分在发达国家不多见了。
但是,成熟有成熟的表现,“只做不说”成了一种新常态。你看看,我们新西兰教育部的教育评估报告上的设计,这个种族是多么平衡:


然而很遗憾,告诉大家,在很多学校,这不是事实啊!

奥克兰Papakura学校的校长Gus Klein:“以我们这所学校为例,在15年前白人学生比例约50%,现在已经降到了13-14%,虽然我们的孩子很可爱,但是我们没有办法为他们创造多元、混合的环境……这很遗憾。”




在奥克兰Edgewater College,同样的现象在过去20年上演,校长Allan Vester:“这个全国性的现象在我们学校也发生了,这是一个潜在的、严重的社会问题……我绝对认为混合的教育环境是对孩子有利的。”



不光奥克兰低分学校里如此,全国都是这样。怀卡托地区的Huntly College的校长Tim Foy说,在他的学校,这个现象是从2000年开始的,

“我对此感到担心,我认为,这就是教育部应该赶紧重视的事情。选择这件事,对个人是存在的,对整体来说,确实没有选择。”

另外,这两年又出现了这一现象的2.0级:就是有条件的毛利家庭和太平洋岛裔家庭,他们也在竭力避免把小孩放到低分学校。

总之,在低分学校里,穷人的孩子越来越集中了……

目前,全国1分学校里的白人孩子比例,仅为3-4%之间,而毛利学生约50%,太平洋岛裔学生约40%……

社会层分析:


有人说,这是中产阶级的特点,全世界的中产都是这个样子,而白人就喜欢为了更好的生活迁徙,比如学校、更便宜的房子、更好生活环境。

但是,当这种现象已经到如此严重的今天,算不算一种没有围墙的种族隔离?

社会学家认为,如果我们的系统是在鼓励分离,这会带来一个更变形、更脆弱的社会。

现在的新西兰人,好像已经习惯每4个孩子就有1个穷人孩子的现象,请问再过10年,穷人的孩子在一起扎堆长大之后,你不会感到害怕吗?

所以,现在,新西兰教育界的一个现象就是:富的学校越来越挤,家长不差钱,教室不够用,穷的学校越来越穷,招生有点难,学生人数不足。

上面小编举得例子都是1分的学校,但是其实1-5分都算低分学校。

比如奥克兰东区Pakuranga的原来的4分学校Edgewater College,2005年的时候有1038名学生,现在衰退到700多学生,学校的额定学生数量应该是900,然后,这个学校在前不久重新评估中,被定到了2分。降分你以为学校会不开心吗?错了,学校一般都会开心的,因为降分可以有更多的教育补助。


但是分数越降,有条件的家庭就更加避之唯恐不及了,家长会说,呵呵让你们扎推好了,以后社会怎么样以后再说,先把我自己孩子教育好再说……

讲了这么多,我们其实得不出什么结论,我们只能看到,打分制不太好,社会贫富分化问题,未来10年可能更严重。

其实多元文化和种族和谐这事儿,绝对不是多元文化节或者游行能够解决的。一方面,当我们宣讲多元文化的时候,我们是多么情绪激动;另一方面,其实每个人平时的选择,交友的选择,买房的选择,择校的选择,都在或多或少地创造着融合或者分离。

我要花钱送我的孩子学工程当工程师,但我并不希望他以后第一个工作是设计监狱;我要花钱送我的孩子当医生,但我并不想他第一个工作是到冲突现场。这些现象之间没有联系吗?希望大家也多多关心一下更全面的情况,想一想这个社会十年后到底会是更好还是更糟。


会员登录
登录
留言